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JavaScript狀態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公告:預告「金融科技創新實驗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辦法」草案

公告日期: 108.03.21
預告日期: 108.03.26 ~ 108.04.08
發文字號: 金管科字第10801025650號 公告
內容連結: 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公告:預告「金融科技創新實驗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辦法」草案
圖表附件:
發表建議區
無任何建議。

期望越大失落越大

發表人:楊書偉  發表時間:2019.04.08 20:18:59
行政院長蘇貞昌曾公開表態要求銀行第一線人員「關懷」不要變「擾民」,50萬元以下交易詢問過程應簡化再簡化。

既然連金融業者都已經要求簡化程序,何苦為難更應開放的Fintech業者? 該遵循的法遵我想沒有業者會否定,但今此辦法是否矯枉過正? 上面已經有許多先進已表達意見,希望長官們能多加參酌

金融科技創新實驗之相關法案事先應邀請業者及產促協會充分討論,表達意見

發表人:中華金融科技產業促進會  發表時間:2019.04.08 18:10:35
中華金融科技產業促進會呼籲金管會對於Fintech新創應同時身兼監理者與推倡者兩種角色,「監理」及「發展」並重才不會扼殺新創成長。建議在制定相關監理法規之前邀請業者及產促協會充分交流參與討論;採用分級監理,對於不同的金融科技運用、商業模式,監理力道應有差異,草案內容應更明確標示限定業種,而非模糊是否一體適用造成金融科技業者揣測;再且針對日後導入分級管理之實施辦法,應預先邀請金融科技業者及產促協會加入討論,提供建議。
對於本草案之建議,產促會整理草案及意見條文對照表格,另以email郵寄至創新中心郵箱fintechcenter@fsc.gov.tw,請查收

有政府如此,何須敵人

發表人:蕭志偉  發表時間:2019.04.08 16:45:48
敬金管會的長官們,口口聲聲說要支持Fintech,請問您們是真的想支持嗎? 記得前不久的論壇,金管會某中心高管說,他也不是很信任行動支付,所以他自己並沒有使用行動支付的工具,覺得有個資問題。試問:金管會如果真的要幫助台灣,推動台灣Fintech進步,是否該找真正理解當前科技進步,知道科技能應用在金融服務,有理念提倡普惠金融的人員來輔導與協助監理沙盒實驗,真正想為台灣進步發聲的人,而不是等著以後被國際巨頭瓜分掉金融服務時,才來後悔莫及。而且金管會應該要有新的部門,真正來推動與提倡Fintech的好處,站在Fintech新創這邊,而不是一昧地用舊有的銀行觀念來看待現在的Fintech產業,如果真的不想推動的話也不要浪費力氣做樣子,搞一個甚麼「金融科技創新實驗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辦法」草案,來給大家希望再來絕望。也請行政院別再喊甚麼口號:「行動支付使用率2025年要達90%」,根本是笑話,套一句科技圈前輩之前說過你們金管會的:「有政府如此,何須敵人」

金融科技新創企業在台灣受到的阻力應適度降低

發表人:吳怡文  發表時間:2019.04.08 16:15:26
目前看來金融監理沙盒實驗於台灣是受到高度監管,但似乎與其他國家的鼓勵創新精神背道而馳,既然稱之為金融監理沙盒其名義應以實驗與創新為主要目的,並且金融科技Fintech應為國家發展的重要策略,建議金管會應回歸到監理沙盒的本質,多給予新創業者鼓勵與支援,不該是一直不斷的追加新規則讓真正的新創業者無法進入實驗。去年實施的金融監理沙盒到目前為止通過的三家業者,怎麼看都是屬於大企業大財團組織,到底真正的新創企業在哪裡? 難道又要淪為有名無實的假議題嗎? 政府扶持企業應該是要讓企業有機會長大並揚名國際,建議直接取消此次想追加的草案,回歸到政府輔導企業的方式,協助並給予金融科技新創業者更多的支持與鼓勵,而非一再追加嚴格限制讓只有有錢的大企業財團才能進入實驗。

台灣金融科技新創環境惡劣,再不改善年輕人全都出走當台勞了.....

發表人:王怡君  發表時間:2019.04.08 15:40:17
記得去年9月蔡英文總統某場合,口口聲聲說台灣是全球第5個監理沙盒的國家,也制訂全球第一部金融監理沙盒法規,並表示打造友善的金融經營環境一直是政府最重要的目標,目前看起來難道只是政客無法兌現的政見嗎? 總統指示的友善金融環境,到了現在卻變成不斷出台新的規定,不只阻礙了台灣金融科技發展,更加深了台灣台灣新創企業的成本與負擔,實在是與國際上其他先進國家無法比擬,再這樣下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台灣人才外流,到國外去當台勞吧。建議金管會尤其是銀行局千萬別再只顧著幫銀行打壓新創,台灣無法真正形成金融科技產業不就是銀行不知長進與打壓造成的嗎?

建議金融科技監理沙盒實驗之洗錢防制政策

發表人:林麗菁  發表時間:2019.04.08 15:27:08
洗錢防治對於銀行來說是,超過50萬的匯款,以及50萬以上之金額進行通報,但民眾一樣正常可以使用匯款服務,只是有先通報主管機關。然目前「金融科技創新實驗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辦法」草案也明確幫業者訂出有限制的金額,如:主管機關之前核准兩件由非金融業辦理外籍移工匯款創新實驗,單筆匯款金額不超過三萬台幣,每日及每月皆有金額之限制,用戶只要一超過金額,就立即暫停服務,讓用戶不可使用此服務,基本上根本無法造成銀行業所認定之洗錢態樣。試問主管機關的長官們,在有限制的實驗條件下,又要依造洗錢防制之政策落實執行,而用戶卻還無法享受到跟銀行一樣的服務,這樣的方式不知道是到底要鼓勵金融科技新創實驗,還是讓民眾、用戶繼續使用銀行服務? 希望政府立意金融監理沙盒條例是良善的,而不是搞到產業根本無法生存。

草案修正建議

發表人:香港商相信我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發表時間:2019.04.08 10:29:51
一、為因應申請人於實驗期間須符合洗錢及資恐防制應遵循事項,應同步開放申請人可申請臺灣集中保管結算所股份有限公司之「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查詢系統」。建議新增條文:「金融科技創新實驗之申請人得依本辦法向臺灣集中保管結算所股份有限公司申請使用「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查詢系統」,以利申請人辦理實驗業務之洗錢及資恐防制相關措施。」
二、有關第五條參與者身分之持續審查,建議回歸風險基礎方法,讓申請人自行評估並採行相關措施。
三、第七條,建請明確定義該條所規範之申請業務為何種類型態樣,僅看條文時無法得知所指為何,如本辦法係適用所有金融科技創新業務,不應有為特定類型業務量身打造之情形。
四、第八條,建議明確定義本條之適用申請業務為跨境匯兌業務。

台灣的發展

發表人:陳浩民  發表時間:2019.04.07 22:28:54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金融科技的業務產生? 就是因為既有的金融業無法滿足一般民眾的使用需求!

傳統金融業者因為龐大的組織架構和既得利益而進步緩慢,競爭力早已被其他國家狠狠甩在後頭,每每與友人在探討國家發展時總是充滿著無奈,總算在去年聽到台灣即將開放沙盒的消息,慶幸政府長官們終於願意正視這台灣積累已久的詬病,但隨著時間過去卻是越來越感失望,有限度的開放加上與金融業同等級高的監理稽核,有多少新創業者可以實現? 現在又要進一步在防制洗錢和打擊資恐上作文章?

很多新創業者都有很好的idea,但一昧的要求業者配合監理,長官們又給出了什麼東西?
若業者付出了高昂成本全部遵循,但政府未能如期完成修法而需要結束該實驗,那麼這些成本,業者該向誰討?

建議 (1)採取差異化監理 (2)開放更多KYC和AML工具供業者使用 (3)提供專業金融人才諮詢和輔導。
否則很多新創業者連生存下去都很困難,更遑論進入監理沙盒...

建議主管機關可以多多參考各國金管會對於Fintech新創的態度

發表人:吳睿新  發表時間:2019.04.07 20:13:32
各位長官們是否有看到這篇遠見雜誌的採訪,https://bit.ly/2UnRpfs,新加坡金管局不只是FinTech的監理者(regulator),也是一個推倡者(promoter)!」新加坡政府是由上到下成立專門單位鼓勵發展、鼓勵實驗。不懂為什麼台灣的金管會卻像個處處刁難Fintech產業的部會,是金控集團的打手嗎? 還常常說銀行你們新創這樣做那銀行怎麼辦? 硬是要將銀行的監理方式套用在監理沙盒實驗條例,更重要的是監理沙盒實驗條例也明白說明了Fintech業者只做有限額的服務,也就是小金額的實驗,超過一定金額就禁止用戶使用,而銀行是發現有洗錢態樣時,照常可以使用匯款、證券、保險等金融服務,只是行員做一個通報主管機關的動作而已;將Fintech服務限縮,又要Fintech跟銀行一樣的稽核,請問這不是繼續保護既得利益者是甚麼? 不看新加坡,也看看對岸中國大陸吧? 人家在鼓勵Fintech新創是甚麼方式的,法律沒規定得先做了再說,等用戶多了再來正規行業,訂定出適當的法律。不是常常說對岸不自由、不開放嗎? 反觀台灣,加油吧!!

建議適度放寬本辦法對於進入創新實驗之沙盒申請人一體適用之規定

發表人:王儷容  發表時間:2019.04.07 14:31:46
此一辦法之推出,與各國(包含我國)對於監理沙盒係協助不同類型之新創業者,給予若干豁免以降低其成本,故在審查上採個案適用(case by case)之原則,實相悖離。
沒有人會反對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但在沙盒實驗期間即對不同之業者一體適用,要求資源相對稀缺之新創業者,必須建立幾乎等同於規模龐大且經驗豐富金融機構之防制洗錢制度、人事等,將嚴重延遲我國金融科技之發展進程,並對我國積極推展創新經濟之令名亦有所減損。
在此建議,適度放寬本辦法對於進入創新實驗之沙盒申請人一體適用之規定,如針對有必要適用高強度洗錢防制措施之實驗類型及態樣,於此一辦法中明訂適用之。由於任何進入創新實驗之新創業者,仍需承擔可歸責於其本身之民事責任,故即使未適用本辦法之新創業者,基於本身利益及名譽著想,應不致於完全輕忽相關建制。
我國雖是成文法系國家,但即使不在沙盒實驗期間,主管單位就已有許多行政裁量權可彈性運用,更何況個案適用原則下之沙盒實驗。當然,如此一來,絕對會帶給主管單位較多負擔,惟差異化監理乃主管單位對外昭示之監理目標,亦帶來各方好評,故無法避免,也必須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