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JavaScript狀態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預告「保險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

公告日期: 107.12.28
預告日期: 107.12.29 ~ 108.02.26
發文字號: 金管保綜字第10704567852號 公告
旨: 預告「保險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
據: 行政院秘書長105年9月5日院臺規字第1050175399號函
公告事項:
一、「保險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如附件。
二、旨揭法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總說明及條文對照表詳如附件,本案載於本會「主管法規查詢系統」網站之「草案預告論壇」網頁(網址:http://law.fsc.gov.tw/law/DraftForum.aspx)。
三、本次修法目的主要係為提升消費者權益及促進保險業之健全發展等,爰對於本公告內容有任何意見或修正建議者,請於公告日起60日內於前開「草案預告論壇」陳述意見或洽詢:
(一)承辦單位: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保險局
(二)地址:新北市板橋區22041縣民大道2段7號17樓
(三)電話:02-89680331
(四)傳真:02-89691321
總說明:
保險法(以下簡稱本法)於十八年十二月三十日制定公布,歷經三十次修正,最近一次修正公布日期為一百零七年六月十三日。鑒於近年來國內社會及經濟環境變遷快速,容有現行法制定之初未能預見,因而衍生實務問題者,為因應社會環境變化、保險實務需要、提升消費者權益及強化主管機關對於保險業所屬人員之管理,爰擬具「保險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其修正要點如下:
一、為因應社會環境之轉變及保險實務需要,增訂要保人對於配偶、直系血親之生命或身體有保險利益,以及團體保險不適用之規定。(修正條文第十六條)
二、為明確保險學理通說保險契約為不要物契約及不要式契約,爰刪除現行條文第二十一條,並明定保險契約於當事人意思表示合致時成立之規定。(修正條文第四十三條、第四十四條)
三、為明確複保險之適用範圍及保障被保險人權益,修正複保險及惡意複保險定義,及明定善意複保險各保險人於其約定之保險金額範圍內,對被保險人負連帶給付保險金之責任及增訂複保險契約銷除與保險費返還或減少之規定。(修正條文第二十三條、第三十五條、第三十七條、第三十八條)
四、為利保險人依保險契約約定履行給付保險金、解約金及應退保險費等契約責任,並確保受益人或其他應得之人權益,明定保險人得向保有相關資料之公務機關或非公務機關申請查詢其有效聯繫資料之規定(修正條文第二十九條)
五、考量保險契約為契約成立之重要證明文件及要保人與被保險人日後主張相關權利之基礎,增訂保險契約成立後,保險人應向要保人交付以書面或其他主管機關認可之方式作成之保險契約之規定。(修正條文第五十五條)
六、為滿足消費者審閱保險契約之需要、保險契約當事人約定與行使契約撤銷權之遵循依據,以及明確保險契約訂有契約撤銷權條款者,保險人對於消費者保護法第十一條之一規定之執行方式等,增訂個人二年期以上人身保險契約之要保人得向保險人撤銷保險契約之相關規定。(修正條文第五十五條之一)
七、為明確要保人與被保險人不同時,負履行危險增加通知及據實說明義務之主體、明定保險人提出之詢問應具體明確並告知要保人及被保險人其違反說明義務之法律效果,以及保險人未依規定向要保人及被保險人告知之法律效果以及要保人或被保險人不負說明義務之情形等,增訂及修正相關規定。(修正條文第五十九條、第六十四條)
八、為利保險業辦理團體保險業務遵循依據,增訂團體保險之定義、受益人之指定、不適用本法第一百零五條之情形及團體年金保險契約權利歸屬之規定。(修正條文第一百三十五條之五至第一百三十五條之七)
九、為強化人員之管理及考量處分之明確性,增訂主管機關得命令停止經理人或職員於一定期間內執行職務或得命保險業撤銷保險業務員之登錄之處分。(修正條文第一百四十九條、第一百六十四條之一)
十、一百零五年十二月修正公布之洗錢防制法,已將「重大犯罪」修正為「特定犯罪」,本法第一百六十八條之二所定之罪符合其定義,爰刪除現行條文第一百六十八條之七。
十一、為落實保險之社會保障機制並維護要保人、被保險人及受益人權益,及利發展金融創新,增訂主管機關得指定機構辦理保險業對要保人及被保險人之承保、理賠、條件變更等資料之處理、交換業務,受指定機構得蒐集、處理或利用之資料範圍,以及授權主管機關訂定受指定機構資格條件、個人資料類別、安全維護、管理、費用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辦法等規定。(修正條文第一百七十七條之二)
圖表附件:
發表建議區
無任何建議。

就保險法修正草案-團體微型保險建議

發表人:賴惠玲  發表時間:2019.02.25 18:17:10
微型保險主要是提供經濟弱勢民眾得以低保費獲得基本程度的人身保障,避免被保險人因發生保險事故使家中經濟陷入困境,並作為填補政府社會保險或社會救助不足的缺口,同時亦鼓勵保險業者善盡社會責任。
現實務上辦理團體微型保單時,因被保險人人數眾多且分佈各處偏遠地區,如須每一被保險人簽名同意並不容易,故現行則依金管會頒布之《保險業辦理微型保險業務應注意事項》辦理作業,透過要保單位提供之名冊資料辨識被保險人身分,若草案通過要求辦理此等團體保險須經每一被保險人親自簽名,將會影響保險業者推展此類型公益性保單。
故擬建議修正如下:「團體保險屬依其他法令規定辦理或被保險人身份明確可辨識者,不適用第一百零五條之規定。」

保險法修正

發表人:鄭育芬  發表時間:2019.02.23 16:15:40
保險法第135條之6第3項「團體保險係依其他法律規定辦理且被保險人身份明確可得辨識者,不適用第一百零五條之規定」,即無須被保險人書面同意,修正理由並以學生保險為例,惟一般商業團體保險並非依其他法律規定辦理,又團體保險欲取得各被保險人之書面同意時務作業實有困難(現行團體保險多為員工福利性質或以充抵雇主責任為主),建議辦理修正如下:「團體保險係依其他法律規定辦理〝或〞被保險人身份明確可得辨識者,不適用第一百零五條之規定。」

關於保險法修正草案-針對員工團體保險建議

發表人:胡蕙玲  發表時間:2019.02.23 15:55:15
針對員工團體保險
說明如下:
1.由要保公司付費之團體保險為要保公司提供員工福利性質或以充抵雇主責任為主,且非死亡給付之受益人限定為被保險人本人,而死亡給付之受益人原則上為被保險人之法定繼承人,或經由被保險人另以書面指定時,得以家屬或直系血親為受益人,較無道德風險之虞。
2.實務上不易逐一取得被保險人書面同意,倘因此限制導致團體保險無法推廣,反恐造成勞資爭議或影響政府機關政策目的之達成。
建議:
保險法第135條之6第3項「團體保險係依其他法律規定辦理且被保險人身份明確可得辨識者,不適用第一百零五條之規定」,即無須被保險人書面同意。

新增第一百三十五條之六第三項「惟團體保險之要保人對於被保險人有本法第十六條第一項之保險利益時,本項之規定不適用之。」

發表人:何敏修  發表時間:2019.02.20 09:46:03
本條第一及第二項乃要保人對於被保險人無保險利益時,為避免道德風險而限制保險給付之受益人為特定身份,但若要保人對於被保險人具備本法第十六條第一項之保險利益時,建議是否能考量得回歸人身保險商品對於保險給付受益人之一般規定,亦即要保人得任意指定其死亡給付之受益人。

現行國內外之借貸團體之信用保障保險,以債權人為要保人就債務人為被保險人有債權債務之保險利益存在。此類保險產品能協助債務人因死亡、意外導致喪失償債能力之風險轉移予保險公司,藉此減少債權人為催收債權所產生之成本,並且債務人或其家人債務得以透過保險清償,減少社會問題產生。

此類保險之死亡保險金給付優先償付被保險人之債務,除能協助保全被保險人死亡前所設定之擔保品外,亦有輔助信用市場發展之正面功效,此類保險於日本及法國等國家列為金融機構授信核准之條件之一,並以團體保險之方式辦理以提供簡便手續及優惠費率嘉惠消費者。

關於保險法修正草案的幾點意見8

發表人:葉啟洲  發表時間:2019.02.20 00:55:10
(續)八、關於保險聯徵資料庫的增訂
2、增訂理由與強制建置資料庫的必要性與資料的正確性、安全性
增訂理由第二點所敘及的強制汽車責任保險與住宅地震基本保險,與保險的社會保障功能雖有關連,但難以推導出建置統一的保險資料庫的必要性。提升保險業服務品質,也不足以強制人民將其涉及保險的敏感性個資交與受指定機構的充分理由。尤其是在國人投保率在世界上已經名列前茅的情況下,此一資料庫蒐集的個人資料的範圍,可預想也會十分巨大,而形成另類的大規模全民保險檔案資料庫。然此等大規模資料庫個資正確性與安全性,僅繫於將來授權主管機關訂定的辦法,而非以法律規定,與前開大法官解釋之精神亦有不盡相符之處。
3、草案規劃與外國制度仍有重大差別
增訂理由第三點表示係參考美國MIB與日本AMDJ而建置。但美國MIB是會員(保險業)制的非營利組織,且其資料庫並非基於法律的強制而建立,其建置依據完全適用該國個資料保護的法令,與本次修正草案依法律強制建置有所不同。而日本AMDJ則是以法律「允許」民間機構蒐集處理「去識別化」的資料給保險業與製藥業者,也與本次修正草案「強制」保險人提供未經去識別化的完整被保險人個資給受指定機構,二者之間顯有重大差異。
4、受指定機構與保險業適用個資法的標準不一
依照本條草案第2項規定,受指定機構蒐集處理利用被保險人的個人資料,免為個資法第9條第1項的告知;但另一方面依據同條第4項,保險業蒐集處理利用被保險人個人資料時,仍須適用保險法與個資法的相關規定。此種寬待受指定機構,卻嚴格要求被保險人個資提供者的保險業的標準不一的情況,並無充分且正當的理由。
5、因協助保險業核保理賠而限制人民隱私?
增訂理由第三點敘及建置資料庫是為了「協助保險業執行核保、理賠等作業」。商業保險的核保與理賠服務品質,應經由公權力的「監督」與「市場競爭機制」來提升,而非以強制建立保險資料庫此一侵害人民隱私權的方式來達成。況且,「協助保險業執行核保、理賠等作業」此一表述更足以顯示保險資料庫的建置與「重大公益目的」無直接關連。
綜上所述,立法強制建置保險資料庫的必要性,宜再審慎評估。

關於保險法修正草案的幾點意見7

發表人:葉啟洲  發表時間:2019.02.20 00:49:35
八、關於保險聯徵資料庫的增訂
1、保險消費者資訊自主權的侵害疑慮
大法官釋字第603號解釋表示:「維護人性尊嚴與尊重人格自由發展,乃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核心價值。隱私權雖非憲法明文列舉之權利,惟基於人性尊嚴與個人主體性之維護及人格發展之完整,並為保障個人生活私密領域免於他人侵擾及個人資料之自主控制,隱私權乃為不可或缺之基本權利,而受憲法第二十二條所保障(本院釋字第五八五號解釋參照)。其中就個人自主控制個人資料之資訊隱私權而言,乃保障人民決定是否揭露其個人資料、及在何種範圍內、於何時、以何種方式、向何人揭露之決定權,並保障人民對其個人資料之使用有知悉與控制權及資料記載錯誤之更正權。惟憲法對資訊隱私權之保障並非絕對,國家得於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意旨之範圍內,以法律明確規定對之予以適當之限制。…國家基於特定重大公益之目的而有大規模蒐集、錄存人民指紋、並有建立資料庫儲存之必要者,則應以法律明定其蒐集之目的,其蒐集應與重大公益目的之達成,具有密切之必要性與關聯性,並應明文禁止法定目的外之使用。主管機關尤應配合當代科技發展,運用足以確保資訊正確及安全之方式為之,並對所蒐集之指紋檔案採取組織上與程序上必要之防護措施,以符憲法保障人民資訊隱私權之本旨。」國家自行蒐集處理人民個人資料時,尚須受到上述大法官解釋以及個資法的限制,國家指定之機構進行相同行為時,自然也應該適用同等的限制,始能完整保護人民的隱私權。
本次修正草案擬增訂之第177條之2,強制保險業應將要保人、被保險人關於承保、理賠、條件變更等資料,包括病歷、醫療、健康檢查等個人資料提供給主管機關指定之機構。所涉及的個人資料大多屬於個人資料保護法所規範的敏感性個資,直接涉及上述大法官解釋的隱私權保護問題,依憲法第23條之法律保留原則,不但須以法律為之,而且必須是基於「特定重大公益之目的」所為,始得建立資料庫儲存。再者,其蒐集應與重大公益目的具有密切之必要性與關連性。惟本條草案第1項規定資料庫的建置目的乃為「落實保險之社會保障機制並維護被保險人及受益人權益」,此等目的均相當抽象空泛。其所追求者,似乎僅為要保人與被保險人個人資料蒐集、處理、使用的便利性而已,尚難肯認與何種「公益目的」有關,更難以認定此一便利性已達「重大」的程度。本條草案實質上將成為強迫要保人與被保險人將其所提供予個別保險業的個人資料,被強制性地交由受指定機構進行蒐集、處理與利用,是否符合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

關於保險法修正草案的幾點意見6

發表人:葉啟洲  發表時間:2019.02.20 00:48:35
七、關於團體保險的修正
1、受益人的特別規範
關於團體保險部分擬增訂的第135條之6第1項第、2項規定:「(第1項)團體保險之受益人,除死亡保險給付外,為被保險人本人,不得另行指定或變更為他人。(第2項)團體保險之死亡保險給付之受益人應為被保險人死亡時之法定繼承人。但其他法律另有規定或經被保險人另行書面同意以被保險人之家屬、直系血親為受益人者,不在此限。」草案第2項規定「應」以法定繼承人為受益人,除便利保險人辦理理賠作業之外,欠缺正當性。被保險人得另行指定的受益人以「家屬」與「直系血親」為限,也是對於被保險人權益的不當限制,欠缺正當目的與適當性,實有違反比例原則之嫌。
再者,以「法定繼承人」為受益人時,司法實務上對於拋棄繼承的法定繼承人是否仍享有受益權?各繼承人應按應繼分比例或按人數均分保險金?一直都有高度爭議。而且此等爭議同時存在於團體保險與個人保險。本次修正草案僅在團體保險設有上述不完整的規範,難以適當解決司法實務上存在的問題。本人認為上述問題應一併在修正草案中解決。
2、書面同意的特別規範
修正草案第135之6第3項規定:「團體保險屬依其他法律規定辦理且被保險人之身分明確可得辨識者,不適用第一百零五條之規定。」修正理由:「考量前二項業明訂受益人指定之規定,可降低團體保險之道德風險,又依其他法律規定辦理之團體保險其被保險人之身分明確可得辨識,例如具學籍者即可明確其屬學生團體保險之被保險人,且該類團體保險相較他類團體保險無道德風險之虞且實務上不易取得被保險人書面同意,倘因未取得被保險人書面同意而致契約無效,恐影響該等法律規定之政策目的達成,爰增訂第三項規定。」
惟本人認為,保險法第105條書面同意的立法目的在於賦予被保險人自行管控道德危險之權,而不是在辨識被保險人身分。若以身分足資辨識為由豁免書面同意的特別生效要件,顯然與立法意旨不合,有欠妥當。比較法上,德國保險契約法第150條第1項是以保險金額超過通常喪葬費用(8千歐元),始要求須有被保險人的書面同意;且於企業為照顧員工所訂立的團體保險豁免書面同意的要件,亦可作為我國修法之參考模式之一。本人認為,本條修正草案宜再修正為:「團體保險屬下列情事之一者,不適用第一0五條之規定:一、依其他法令規定辦理者。二、死亡保險金額未逾通常喪葬費用數額者。三、雇主為照顧員工福祉而訂立者。」

關於保險法修正草案的幾點意見5

發表人:葉啟洲  發表時間:2019.02.20 00:47:27
六、關於告知義務的修正
1、草案延長解除權除斥期間為五年,可減少惡意被保險人濫用保險制度,可資贊同。不過,出於詐欺意圖的違反告知義務,仍宜仿德國與日本立法例,保留民法第92條詐欺撤銷權的適用。
2、詢問方式的過度放寬可能產生流弊
保險法修正草案第64條第1項為:「訂立保險契約時,要保人對於保險人以書面或其他主管機關認可之方式所為之詢問,應據實說明,要保人與被保險人不同時,被保險人亦負說明義務。」此一修正將保險人詢問方式擴張到「或其他經主管機關認可之方式」,主要用意是要配合現今普遍存在的網路投保、行動投保以及電話行銷等通路,保險人難以以「書面」進行詢問的緣故。如依此一草案通過,將來主管機關會認可的方式為何,尚屬未知。本人認為,適格的詢問方式的決定,應該考量要保人及被保險人能否充分理解詢問內容?是否能有充分的時間思考及正確的回答?如果是以「文字形式」來進行詢問,因為仍可保有要保人思考、瞭解所詢問題的充分時間,應該可以認為與「書面詢問」有相同的功能。但若為「口頭」詢問,與「文字」對於要保人的可理解性並不相同,要保人對於口頭詢問也較無充分時間可以思考,並據以做出正確的回答。尤其在人身保險中詢問事項經常涉及被保險人過去的疾病史,一般人對於疾病、症狀等醫學專有名詞,甚難在口頭詢問的短暫時間內正確理解並回答問題。因此,本人認為將來若依此一草案修正通過,口頭方式亦不應在主管機關認可的範圍內,即便關於該詢問與回答經全程錄音或錄影,亦同。
3、漏未規範保險人對於解約事由的敘明義務
修正草案第64條第2項擬增訂:「保險人為前項之詢問應具體明確並告知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違反說明義務之法律效果。保險人未告知其違反說明義務之法律效果者,不得依第三項規定解除契約。」草案條文增訂保險人的法律效果說明義務,修正方向誠值贊同。惟未同時增訂其行使解除權時的解除事由敘明義務,頗為可惜。
4、未建立替代解除權的機制
要保人違反告知義務時,雖有其可責性,但其情節若非十分嚴重(例如僅屬附條件承保、延期承保、加費承保等),容許保險人解除契約,對於被保險人實屬極端嚴厲。比較法上已有許多國家併採「終止契約」或「調整契約內容」(例如「增列除外危險」、「加收保險費」或「減少保險金額」)等替代解除權的法律效果。此等機制對於契約雙方均無不利,且可緩和解除契約對要保人與被保險人的嚴苛效果。惟本次修正草對此完全未加考慮,值得商榷。
5、告知義務的眾多實務問題未予解

關於保險法修正草案的幾點意見4

發表人:葉啟洲  發表時間:2019.02.20 00:46:00
(續)五、關於契約撤銷權與審閱期間的修正
...
4、「載明」撤銷權之不妥與保險人違反義務的效果不明
草案條文第3項僅規定保險人有將撤銷權及法律效果「載明」,而非規定為保險人對此有「說明義務」,並不恰當。蓋撤銷權以及其效果,攸關要保人權利義務甚為重大,應課與保險人「說明」義務,使要保人確實知悉此一權利,非僅「載明」於契約即可。不過,既然要求保險人將之載明於保險契約,則撤銷權與法律效果自然亦屬金融消費者保護法第10條第1項所稱的「契約之重要內容」,依該條規定,保險人亦負有說明義務,否則將產生金融消費者保護法第11條的賠償責任。本人認為,為避免爭議,宜將「載明義務」改為「說明義務」,並且明訂撤銷權的14日期限於保險人履行說明義務時方可起算。
5、撤銷權作為法定權利之定位模糊
草案條文第1項既然已經賦予「個人二年期以上人身保險契約」的要保人得在14日內撤銷保險契約,此即為要保人的「法定」權利,不以此類保險契約內有要保人撤銷權的約定為要件。至於草案條文第3項只是課與保險人有將契約撤銷權訂入契約的義務,但這並不是要保人撤銷權的發生要件。但草案條文第4項卻又規定「保險契約依前三項規定訂有契約撤銷權條款者…」,將使人誤解為要保人撤銷權須以保險契約有約定為必要。本人認為,草案條文規定「個人二年期以上人身保險契約」的要保人既然有法定的契約撤銷權,則此類契約即不適用消費者保護法的審閱期規定,與該等契約是否「訂有契約撤銷權條款」無關。即便該等契約未訂有契約撤銷權條款,亦不宜因此解釋為該契約仍適用消保法的審閱期規定。
6、約定撤銷權無法排除消保法契約審閱期的理由不詳
草案第4項規定得不適用契約審閱期者,限於「依前三項訂有契約撤銷權條款者」。此一規定使得非「個人二年期以上人身保險契約」的保險人,必須繼續適用消費者保護法的審閱期規定,無法藉由在條款中約定賦予要保人14日的契約撤銷權來排除消保法審閱期的適用,實有為德不卒之憾。本人認為,不僅應規定法定撤銷權得排除消費者保護法的契約審閱期規定,若保險人自願地在保險契約中約定賦予要保人與法律規定相同的撤銷權,亦應使該保險契約不適用消保法審閱期規定,較為妥當。

關於保險法修正草案的幾點意見3

發表人:葉啟洲  發表時間:2019.02.20 00:44:00
五、關於契約撤銷權與審閱期間的修正
本次修正草案擬增訂第55條之1,明訂要保人的契約撤銷權,並排除消費者保護法審閱期規定的適用。鑑於消保法第11條之1第3項在保險契約的適用將產生重大不合理的結果,本次修正方向值得贊同。但條文草案內容仍有下列值得商榷之處:
1、易使人誤解為排除消費者對保單條款的審閱權
消保法第11條之1保障消費者對於保單條款的審閱權,不宜完全排除。本修正草案第4項的表達方式,極易使人有降低對要保人的保護的聯想,進而招致不甚瞭解保險本質者的批判。而金融消費者保護法(金保法)第10條所規定的說明義務範圍,僅及於「契約之重要內容」,而非「全部契約條款」,所以,若以現行金保法第10條的說明義務來取代要保人對於「全部條款」的審閱權,確實會有降低消費者受保障程度的疑慮。
本人先前已撰文指出金保法第10條未包含「全部契約條款」的缺失,並參考德國法,具體建議在保險法中增訂:「要保人為金融消費者保護法所稱之金融消費者時,保險人應於要保人要約或承諾前,以書面方式提供保險契約條款並告知與契約有關之重要資訊。違反者,如保險契約已成立,要保人得請求保險人賠償其因所受之損害(第一項)。契約係因以電話或使用其他通訊工具之方式而訂立,致前項規定之資訊無法在要保人為要約或承諾前以書面方式提供或告知者,保險人應在契約成立後三日內提供之。要保人以特別的書面聲明明示拋棄前項之權利者,亦同(第二項)。第一項所稱與契約有關之重要資訊之範圍,由主管機關依保險之性質及訂約方式之特性定之(第三項)。」(葉啟洲,「從德國保險人資訊義務規範論要保人之資訊權保障」,原載於政大法學評論第126期,收錄於〈保險消費者權益保護之新發展〉,2015年6月,第200頁)。
若採此一規範模式,再結合契約撤銷權的法制化規定,即可成為保險法的「審閱權」特別規範,且可兼顧遠距訂約的需求。如此當不至於使外界產生修正草案降低消費者保護的疑慮。
2、適用對象過狹
修正草案規定契約撤銷權的適用對象限於「個人二年期以上人身保險契約」,顯然是要將團體保險、財產保險以及保險期間不及兩年的人身保險排除於適用範圍,但此一排除欠缺正當性。被排除適用的險種,並無不應享有契約撤銷權的充分理由。使其繼續適用消費者保護法的審閱期規定,仍然會有前述弊端,難以解決。
3、撤銷權期間的遵守
契約撤銷權與消費者保護法第19條的猶豫期功能相同,14日撤銷權期間的遵守,宜採消費者保護法第19